男30.7岁 女28.9岁 陕西青年初婚年龄越来越晚

www.qt8.com

2018-10-12

《陕西蓝皮书·社会发展报告(2018)》中对《陕西当前婚姻稳定状况及变化趋势》做了专题报告,其中指出▓,通过对全国及陕西省的相关数据进行分析,陕西当前婚姻形势呈现出结婚数量减少、离婚数量增多、初婚年龄推迟等特点。

结婚登记数量减少与全国发展态势一致《报告》显示,依据陕西民政部门2015年—2017年的数据显示,我省2016年登记结婚数量比2015年少了24334对,据截至2017年10月的数据估算,2017年登记结婚的数量或比2016年减少至少4万对▓,而协议离婚的数量逐年稳步增长▓。 就区域分布而言,关中地区由于人口集中▓,离婚率一直处于较高水平,基本占全省的三分之二▓,陕北地区离婚率略有下降,陕南地区离婚率稳步上升▓。

结婚登记数量则均在减少▓,与全国发展态势一致。 伴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推广,人们受教育年限增加、就业延迟▓、社会经济发展使结婚成本不断提高等因素影响,晚婚观念已深入人心。 社会文化、价值日益多元化,现代人的婚姻观▓、家庭观和传统父辈已大不相同。

试婚▓、同居、不婚等非主流婚姻形式大量存在,青年初婚年龄越来越晚。 统计数据显示,陕西省内男性平均初婚年龄为岁,女性平均初婚年龄岁▓。 “七年之痒”变“三至五年之痛”《报告》中的调查数据也显示,婚姻危机提前,“七年之痒”变为“三至五年之痛”▓。 统计结果显示,婚姻危机提前,离婚当事人10%以上的问题出现在结婚后1年以内。 其中▓▓,30%以上的在婚后3年以内出现婚姻破裂,一半左右的在婚后5年以内出现问题,婚姻保质期由“七年之痒”缩短为“三至五年之痛”▓。

从婚姻登记年龄及婚姻维系时间上看,婚姻家庭不稳定群体绝大多数都是“80后”“90后”。

据调查,两地生活、家庭纠纷、第三者插足是导致青年婚姻家庭风险的三大主要因素。

城镇化发展、社会流动加快、空间距离的扩大,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高离婚率,这在新生代农民工群体中表现更为明显。

伴侣婚姻形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数据表明,2015年—2017年无婚姻证明的“在婚”人口占比越来越高,由于人口集中,关中补办登记数量占半数以上▓,2016年陕北补办登记人数多出陕南2倍多,2017年陕北▓、陕南情况则相差不多,这也与计划生育形成的人口年龄结构相关。

《报告》分析,在很多年轻人的认知里,婚姻法定权利的神圣性弱化,伴侣式“婚姻”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 但与此同时,近五年的数据表明,离婚当事人中,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的约占一半比例,他们受教育程度低▓▓,过早地进入婚姻生活,婚姻处于极不稳定状态,而且无证婚姻一旦出现问题,双方权利无法获得法律保障▓,进而带来很多社会问题▓。 女性主动结束婚姻比例上升当下对高质量婚姻的追求已经成为人们经营家庭的目标。

文化程度越高,尤其是女性高知分子,对情感的认知需求较高,充分维护尊重自身婚姻幸福权利▓。

《报告》显示,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女性在工作中担任重要的角色,经济独立、思想自由,不再依附于家庭、依靠男性生存▓。

女性在家庭关系中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婚姻地位自信主动,对幸福生活有较高要求。

对于不愉悦的婚姻,她们有能力主动摆脱。

陕西离婚判决案件分析结果显示,男方作为原告的案件有524件▓,占比%;女方作为原告的案件有1576件▓,占比%。 社会发展、价值多元▓,人们不再用有色眼光看待女性离异▓,为女性主动结束婚姻创造了宽松的社会环境。